名仕亚洲欢迎您!

名仕亚洲 > 典籍 > 做好道经古籍善本的整理、保护工作,牟玄博士则介绍了《中华续道藏》浙江工作站一年来的主要工作情况

做好道经古籍善本的整理、保护工作,牟玄博士则介绍了《中华续道藏》浙江工作站一年来的主要工作情况

时间:2020-04-07 11:16

《九成宫醴泉铭》是谁写的?《九成宫醴泉铭》写了什么?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道教之音浙江讯 2019年12月29日上午,《中华续道藏》浙江工作站第二次工作会议暨浙江省域道书搜集与编纂座谈会在浙江道教学院图书馆顺利举行。浙江省博物馆陶瓷部主任蔡乃武研究馆员,浙江省图书馆古籍部副主任张群研究馆员,浙江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资深鉴定师、中国人民大学客座教授吴植军先生,杭州吴山三茅观明越国学创始人、浙江大学道教文化研究中心李东博士,中共天台县委常委、统战部长施亚东先生,天台县统战部部务会议成员、民宗局副局长奚辉先生,浙江道教学院副院长、天台山桐柏宫监院郭嗣昶道长,《中华续道藏》浙江工作站副站长、浙江道教学院教师牟玄博士,天台统战部赵斌斌、张光辉暨《续道藏》浙江工作站成员张丽丽、常嗣怷、王汉蒙、尤洋老师等共20余人出席了本次座谈会。会议由浙江道教学院副教务长、《续道藏》浙江工作站站长张永宏博士主持。

道教之音广西讯 2019年12月24日,桂平市道教协会道教古籍整理研究与保护知识讲座在广西桂平市白沙罗丛岩道观举行。

说到《九成宫醴泉铭》其实大家知道的这个还是挺给力的,现在很多人练书法,这个九成宫醴泉铭就是帖子,照着练的,但是也有人注意到了,这个九成宫醴泉铭的文化含义,话说这个九成宫醴泉铭的全文要是读出来也是非常的给力的,也可以知道当时这个社会的人是一些什么人,在干什么事情了,感兴趣的网友别错过了!

郭嗣昶道长在致辞中谈到,《中华续道藏》文化工程对提升浙江道教学院的科研水平,对提升浙江道教的文化品质,对道教典籍的整理及道教文化的传播发展,均具有重要意义,表示全力支持和配合这项工作,同时对各位专家、学者的到来表示欢迎,对大家给予浙江工作站的鼎力支持表示感激,希望浙江工作站能够圆满完成《中华续道藏》编纂委员会布置的各项任务,为促进道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促进道教中国化做出贡献。

广西道教协会副会长、贵港市道教协会会长、桂平市道教协会会长陈应伟道长主持讲座。活动邀请《中华续道藏》主编、四川大学老子研究院院长詹石窗教授为道众讲解道教经书古籍善本的保护整理等相关专业知识。

《唐九成宫醴泉铭》,作者魏徵(580—643),字玄成,魏州曲城(今河北省巨鹿县)人,青年时曾为道士,后参加隋末李密领导的农民起义军起义失败后,投奔唐高祖李渊。唐太宗李世民继位后,魏徵成为重要辅臣,以直谏知名,官至左光禄大夫,封郑国公,拜太子大师,卒溢文贞。他是唐代著名的政治家和史学家。《醴泉铭》的书写者欧阳询(557—641),字信本,潭州临湘(今湖南省长沙市.另据史料记载欧阳询祖籍山东,祖辈在湖南做官后居住湖南。)人。仕隋为大常博士,唐太宗时官太子率更令、弘文馆学士,封渤海男。他是著名的书法家,尤工于楷书,《宣和书谱》称:“询工书为翰墨之冠”,所书《醴泉铭》为其代表作之一。后人亦称他为欧阳率更。

张永宏博士主要汇报了十三五规划国家重大文化工程《中华续道藏》的立项背景、重大意义、基本原则、道书搜集年代、编纂标准等情况,同时对《续道藏》浙江工作站的成立经过、班子成员进行了介绍,感谢各级领导对工作站的关怀与支持,也感谢社会各界对《续道藏》编纂工程的热情关注与大力襄助。

詹石窗教授介绍了开展道经古籍善本整理和修编《中华续道藏》的工作情况,该项工作是由中央统战部、文化和旅游部指导,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中国道教协会、四川大学联合举办的,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中。詹石窗教授在授课中指出,道经不仅保留了道教历代祖师们的修行实践,也是中国智慧的结晶。历史上道教典籍曾经遭受过多次重创。在编纂《中华道藏》和《中华续道藏》过程中,也发现有道教古籍散落严重、专业人才匮乏等问题。因此,希望大家要为日后经书古籍的整理打好基础,要尊师重道、遵守法律法规,将学到的知识运用到日常生活中。

“九成宫”遗址,在今陕西麟游县城西2.5公里,原为隋之“仁寿宫”,唐贞观五年(631)加以扩建,更名“九成宫”,并置禁苑、武库及宫寺。“九成”之意:“成”训“重”,“九”训“多”,“九成”形容多层,高峻。“铭”,文体之一,多用韵语,如作山川、宫室、器物之铭前面多用散文叙述,然后是韵语铭文。《九成宫醴泉铭》撰作和书写于唐贞观六年(632年,据今1377年。)夏历四月,全文叙述了“九成宫”的来历和其建筑的雄伟壮观(图见篇尾),歌颂了唐太宗的武功文治和节俭精神,介绍了宫城内发现醴泉的经过,并刊引典籍说明醴泉的出现是由于“天子令德”所致,最后提出“居高思坠,持满戒盈”的谏诤之言宋曾巩在《九成宫酯泉铭·跋》中称:“九成宫乃隋之仁寿宫也,魏为此铭,亦欲太宗以隋为戒,可以见魏之志也”

牟玄博士则介绍了《中华续道藏》浙江工作站一年来的主要工作情况,同时就接下来的工作设想进行了汇报。2019年,浙江工作站主要就浙江省域内的道书情况进行了普查摸底工作,尤其就博物馆、图书馆系统的道教文献书目进行了梳理,同时成功通过《中华续道藏》2019-2021年度全国招标立项,获得经费支持。2020年将与浙江省博物馆、图书馆合作,就相关道书进行编目、扫描、整理工作。

参与听课的道众,就白石山三清观道教文化展览室内展示的道经古籍善本的保护等相关内容进行了详细讨论。

[正文」九成宫醴泉①铭,秘书监检校侍中钜鹿郡公,臣魏徵奉敕撰②。维贞观(六)年孟夏之月③,皇帝避暑乎九成之宫④,此则隋之仁寿宫也⑤。冠山抗殿6,绝壑为池7,跨水架楹(8),分岩耸阙(9),高阁周建,长廊四起,栋宇胶葛(10),台榭参差;仰视则迢递百寻(11),下临则峥嵘千仞(12),珠壁交映,金碧相晖,照灼云霞,蔽亏日月。观其移山回涧,穷泰极奢(13),以人从欲(14)良足深尤(15)。至于炎景流金(16),无郁蒸之气;微风徐动,有凄清之凉,信安体之佳所,诚养神之胜地,汉之甘泉不能尚也(17)。

蔡乃武研究馆员认为盛世修典,《中华续道藏》的编纂类似于历史上由中央政府组织修纂的《永乐大典》《四库全书》,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文化价值。作为国家十三五规划重大文化工程,《中华续道藏》具有较强的专业性,在编纂体例、工作思路方面,需要明确的指导思想。蔡老师建议在编辑体例方面可以做一些突破,比如收录碑刻拓片、文物图片、建筑图片等,或者出版《续道藏》的补充卷,编纂建筑、造像、器物等类别的专卷藏经,也具有重要意义。

詹石窗教授在讲课中建议,桂平市道教资源丰富,当下全市道教界要认真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道教经书古籍善本保管工作方针,切实承担起古籍善本的安全管理责任,做好道经古籍善本的整理、保护工作,使道经古籍善本在弘扬道教优秀传统文化、扩大道教文化传承发展等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注释〕:①醴泉:甘美的泉水。②秘书监:掌管朝廷图书典籍的长官,以少监为其副职。检校侍中:兼领门下省侍中,此为加官。唐代中央政府分中书、门下、尚书三省,门下省负责审诏署奏之事,其长官称“侍中”。“秘书监检校侍中’,即秘书监兼任门下省侍中。敕:皇帝旨意。钜鹿郡公:钜鹿为封地,郡公为爵号,位在国公之下,县公之上。③维;语气词,无义。④乎:于、在。⑤隋:隋文帝杨坚受封于随,公元581年灭北周,改随为隋,以为国号。6冠山抗殿:冠,覆盖。抗,举兴。(7)绝壑为池;绝,截堵。壑,山谷。池,既指地沼,也指宫外之护城河。(8楹:柱,实指桥柱。(9)分岩耸阙:分,开辟。岩,险峻之地。阙,在宫门外筑二台,在台上建楼观,中央阙而为道,故谓之阙。(10)栋宇胶葛:栋,屋之正中;宇,屋之四垂。栋宇,泛指房屋。胶葛:错杂貌。(11)迢递百寻:迢递,高远貌。寻,八尺为寻。(12)峥嵘千仞:峥嵘,高峻也。仞,八尺为仞。(13)穷泰;泰,侈也;穷泰,过度奢侈。(14)以:因。从:纵。(15)尤:责备。(16)炎景流金:炎景,暑天之酷热。流,熔化。(17)汉之甘泉不能尚也:甘泉,汉之甘泉宫,在陕西淳化县西北甘泉山,原为秦之离宫,汉武帝时增广之,周长十九里,作为避暑行宫。尚,加,超过。

张群研究馆员对浙江省古籍图书目录的整理工作、道教古籍的版本拣选等相关情况进行了介绍,特别强调在全国各地的相同版本之中,应当优选内容、质量、品相俱佳的入藏。在搜书范围方面,张老师认为应当树立明确的分类意识,术数、医典、宝卷之类的文献也当酌情选入,要留意谱牒、方志、石刻文献中的道教内容,同时也希望在出版发行中注明底本目录,最好能够撰写目录提要等,无疑可以增强《续道藏》的学术性和规范性。

詹石窗教授在白沙罗丛岩调研道教文化

(译文)贞观六年夏历四月,皇帝在九成宫避暑。这里原是隋代的仁寿宫。覆盖着山野而兴建宫殿,截堵山谷以形成池沼和护城河。跨水立柱以架桥,辟险峻之地建起耸立的双阙,周围建起高阁,四边环绕长廊,房舍纵横错杂,台榭参差交错;仰望高远可达百寻,俯看峻峭亦达千仞,辉煌如珠玉相映,金色和碧色交辉,其光彩能灼云霞,其高峻能达日月。看他兴建宫殿使山移润回,极尽奢侈之能事,因为人们的这种纵欲态度,实在应该痛加责备。至于当热度可以溶化金属的酷热暑天,这里却无闷湿蒸热的气温;微风徐徐吹来,带来清凉的舒适,确是居住的好场所,实为调养精神的胜地,汉代的甘泉宫是不能超过它的。

吴植军教授介绍了民间收藏界和拍卖行的道教文物流通情况,认为收藏界普遍注重器物的价值,而较为忽略古籍文献的保护,这是因为器物的实用性更强,与现实生活的联系更为紧密。吴老师认为,道教文物,尤其是器物如法器、造像、绘画等,也具有重要的典藏价值。目前技术水平能够较为完整地记录文物的图像数据,也应当考虑选入《续道藏》。单纯就文字而言,有些器物上面的铭文,也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和学术意义。同时,吴先生还建议在条件成熟的时候,设立道教文物陈列馆、《道藏》博物馆,延伸《续道藏》文化工程的外延,也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上一篇:唯识学与佛教中国化,《黄帝内经》里面记载的知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