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亚洲欢迎您!

名仕亚洲 > 典籍 > 唯识学与佛教中国化,《黄帝内经》里面记载的知识

唯识学与佛教中国化,《黄帝内经》里面记载的知识

时间:2020-04-07 11:16

上古三大奇书是哪三本?一起见证中华文化魅力!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佛教在线莆田讯 11月25日上午八时,福建佛学院男众部全体师生及广化寺两序大众共同参加了纪念圆拙长老诞辰110周年诵经法会。

佛教在线上海讯 2019年11月16-17日,第三届东方唯识学年会暨唯识学与佛教中国化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大学召开。此次会议由东方唯识学研究会、上海大学道安佛学研究中心、上海大学文学院、杭州佛学院联合主办。来自中国两岸三地、法国、俄罗斯、日本等27家高校、教育与科研机构共38位学者出席会议。另有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唯识学爱好者60余人前来旁听会议。

中国文化从上古乃至更早的时代开始流传,虽然几次面临消亡的危险,但还是挺过来了,这是值得每一个中国人骄傲的事情。这里,摘取上古文化中的三大奇书,一起来见证一下中华文化的魅力。

法会由福建佛学院副院长振宇法师主持。

16日上午,会议举行了简短而隆重的开幕式。开幕式由此次会议总召集人、上海大学道安佛学研究中心主任程恭让教授主持。

《山海经》。全书分为《山经》和《海经》,其中《海经》又有两种分类方式,一种是分为《大荒四经》和《海内经》,一种是分为《海外四经》和《海内四经》。总体而言,《山海经》记录了上古时代中华腹地的山川宝藏,保存了大量的神话资料和奇珍异兽,对后世的影响极大。令人惋惜的是,《山海经》一书,成书的时候是图文共存,里面各种异兽、神仙的图画才是该书的重点,文字只是补充说明的部分,后来流传的过程中,图画失传了,只剩下文字记载。不过由于里面记载的东西太过玄幻,专家们说《山海经》是伪书,里面的东西丝毫不可信。

在悠扬的梵呗声中,由定兴、贤立、法空三位法师主法,在香烟缭绕、肃穆庄严殿堂里,我们带着一片虔诚之心,怀念这样一位了不起的大德长老。

上海大学文学院党委书记吴仲钢先生首先在开幕式上对与会学者的到来表示欢迎,对大会的召开表示祝贺,并期望通过此次会议进一步推进上海大学文学院和上海大学道安佛学研究中心的健康发展。

《黄帝内经》。中国古代一共有影响力很大的三部以“经”命名的奇书,第一部是《易经》,第二部是《道德经》,第三部就是《黄帝内经》了,又名《内经》。这是一本早期的中医理论典籍,我们可以用三个第一给《内经》进行概括,首先它是第一部中医理论经典;再者,它还是一部养生宝典;最后,它更是一部关于生命的百科全书。《黄帝内经》里面记载的知识,是独立于西医的一种全新的理论体系,成为了西方学者研究中医的必读经典,受到了很多西方医药学者的赞叹。

监院定兴法师带领大众缘念,牢记前辈的风范懿行,佛弟子更当以此为楷模,莫忘初心。

东方唯识学研究会秘书长、杭州佛学院副院长慧仁法师指出,较之前两届,此次会议最大的特色是增设了“唯识学与佛教中国化”的主题。这一方面是从学术角度对党和国家提出的“宗教中国化”要求作出积极响应,另一方面则是希望对唯识学传入中国之后的发展历程及其特色价值作出更为全面、准确、深刻的总结。

《易经》。传说古代三本预测未来的奇书,分别是《连山》、《归藏》、《周易》,三者合称为“三易”,它们都是用“卦”的形式来揭露宇宙间万事万物循环变化的道理。后来《连山》和《归藏》失传了,只剩下《周易》,也就是《易经》,它是周文王姬昌所做,主要分为《经》和《传》两部分。就是这么一本神奇的书,自秦汉以来,再也没有人能够真正通晓。不过,《周易》既然能够成书,肯定有它的道理,我们没能解读,是我们自己应该反思的问题。

贤立法师向大众介绍了圆拙长老的生平事迹。圆老一生以弘一大师的清净律行为楷模,以简朴、慈悲、和善、自律为准绳,以庄严清净道场为己任,以净心念佛为入道指南,他的一生都在致力于弘法与整顿道风。

中国人民大学俄籍学者索罗宁教授指出,此次会议的“唯识学与佛教中国化”主题本身就是唯识学研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值得深入探讨,应给予高度关注。

以上三本书,合称为上古三大奇书。它们是中华文化的瑰宝,由于没有多少实用性,现在很少有年轻人对它们感兴趣了。虽然以如今的手段,这三本奇书是不会失传的,但是尘封在网络和书本上,没有出现在现实生活中,这和已经失传了,又有什么区别?中国的传统文化还是需要我们多加关心的。

早年与著名的陈仕牧居士发起倡印流通佛经的活动,给学佛的同修们带来了极大方便,使佛教在福建、乃至全国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和弘扬。

南华大学黄国清教授对此次会议的召开表示祝贺,并指出当代唯识学研究应该坚持两个方向,一是坚持对传统唯识学研究领域的不断拓展和深化,二是坚持采用学术比较、跨学科交流对话的视野与方法,加强唯识学与心理学、现象学、西方哲学等学科领域的比较研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落实后,圆老再一次回到广化寺,荷担起重兴道场的重任。

华东师范大学唐忠毛教授指出,中国佛教信仰生态是一个多元、立体的结构,教义与民俗之间相互需要、相互补充。如果将严密的佛教理论比喻为一棵树,唯识学如同树枝上开出的最精致、最精巧的花朵。从这个意义上看,唯识学具有存在的非常华彩的价值!

在修复寺院的同时,一方面创办佛经流通处,另一方面,则着手倡办福建佛学院。圆老高瞻远瞩,革除旧弊,为使大任有继、慧灯不绝,树立了一代高僧的光辉形象。

开幕式结束后,研讨会正式进入论文发表与讨论环节。此次研讨会共分四场,除第一场外,其余三场均采用双会场同步推进。根据与会学者提交的论文内容,本次研讨会共涉及十个论题。

法空法师分享了自己九十年代初来到广化寺参学时有幸亲近圆老的经历。

01唯识学与佛教中国化研究

法空法师回忆说:圆拙长老重视持戒念佛,不肯因为个人的事挪用常住一分一毫,去外地办事也是尽量乘公交车或者搭顺风车,不让寺院专车接送。

杭州佛学院胡晓光教授发表《浅谈唯识宗与佛教中国化建设——佛学义理与中国本土观念融贯》一文。作者认为唯识宗是中国化佛教的表现形式之一。中国化的唯识宗在中国文化史上完成了梵文佛典汉译、唯识义理诠释、唯识宗义学范式建构三项工作。佛教中国化不但把大量的唯识学梵文经典译成了汉文,由此形成了以汉语与汉字为主体符号的基础范式,并且还以此为质料建构了全面、系统、深刻的中国化佛教诠释体系,铸就了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化佛教的意识形态和价值实践规范。

长老不允许在广化寺做经忏佛事,而是重视教育僧才和实修。

上海大学程恭让教授发表《作为佛教中国化“内在机制”的善巧方便概念思想——兼论从瑜伽行派到窥基论师关于大乘佛教善巧方便概念思想的抉择》一文。文章从印度大乘佛教经典和古代高僧大德均高度重视善巧方便思想的事实指出,佛教中国化的“内在机制”即是“善巧方便”。

他老人家虽然提倡不收徒弟,却因曾经收了一位弟子因病而逝而自责,认为自己没有尽到师父的责任,有十几年的时间,无论走到那里都把弟子灵骨带在身边,这样的尽心尽责,实为当头棒喝,警醒后世弟子当以何为师之责。

作者还从窥基等人对“大乘大性”问题的抉择角度,系统探讨了佛教唯识学者对善巧方便概念思想的理解问题。最后作者指出,善巧方便概念作为大乘本质一项具有基础性、规范性及重要性的规定性论说,是成熟时期的中国佛教最基本及最深邃的思想智慧之一。

法师希望大家能够以长老为榜样,重视广化寺持戒念佛的一贯家风,才是道场清净,有向心凝聚力的根本。

华东师范大学唐忠毛教授发表《略论中国唯识学诠释的近代语境》一文。文章指出:在近代中国“古今中西”的背景下,唯识学的诠释张力主要体现在三个大方面:其一,唯识学如何处理“唯识学”与“中国佛学传统”之间的关系。其二,唯识学如何处理中西观念问题。其三,唯识学如何处理应对现代的深层观念变化、世界观变化,尤其是近代自笛卡尔以来的“主客”关系新模式。

最后,大众齐诵《金刚经》,祈愿正法昌隆,众生离苦,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祝愿长老不舍大悲愿,乘愿再来,利济无量大众。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许伟发表《前唯识宗时期的“反照智”问题——理解“唯识学”中国化的新视角》一文。作者指出:鸠摩罗什译介的印度典籍是汉地讨论“反照智”问题的基本思想资源,吉藏等三论师将“反照智义”总结为两种模式和四种理论,这与现代学者的总结几乎完全一致。

广开方便门,化导无量众。一定是南山广化寺的一贯家风。

与瑜伽行派的“自证”说相比,“反照智”问题虽不涉及陈那提出的回忆论证与印度量论,也是讨论“智”而非一般的“识”,但已经基本阐明了此理论面对的问题。而被总结的各类“反照智义”,最终都被汉地学僧在“圣智无知”的前提下批判,也体现了后来汉地佛教心识说的基本倾向。

附圆拙长老简介:

02唯识学种姓与五姓问题研究

1909年1月3日,圆拙长老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幼年受到村塾教育,后来转入新式教育的公立学校,至高级中学毕业。1927年,圆老19岁时,在连江县任小学教员。后来有机缘接触到佛经,圆老如贫得宝,遂萌发出家之志。1934年,圆老于莆田县广化寺,礼体磐上人出家,时年25岁。翌年于福州怡山西禅寺受具足戒。

日本亚洲宗教研究所的橘川智昭教授发表日语文章《円测唯识学に关する私见》。文章对新罗僧人圆测的唯识学思想特别是五姓思想作了系统探究。

1936年,圆老入闽南佛教养正院学习,在养正院有缘亲近了当代高僧弘一法师。从法师的言传身教中,圆老深刻地体会到戒律对个人修持和佛法住世的重要。

湖南社会科学院张利文研究员发表《潜在格义与佛教中国化——再谈唯识今学种姓问题》一文。文章回顾了“五姓差别”与“一切皆成”之间的论争,探讨了五姓差别决定论在印度佛典中的依据,并对玄奘弟子维护五姓差别决定论的问题作了讨论。

1938年,圆老赴苏州灵岩山寺,依止印光大师专修净土法门。常闻印光法师开示念佛法要,深得其旨。弘一法师和印光法师对圆老的影响很大。在圆老修复广化寺后,持戒、念佛也就成了广化寺的道风。

作者指出,反对格义的玄奘对原汁原味唯识学的引介却并未受到国人认可,可证中国古代佛教在否定格义佛教之后又走上了另一条潜在格义的道路——用本民族固有的思想为背景,选择性地接受异域文化中与自己相合或相类的教说。

1963年,圆老应邀至泉州开元寺,主持弘一法师纪念室筹备工作,收集弘一法师散失在各地的文稿书法等作品,并对弘一法师点校的南山三大部加以精阅细读学习。在“文革”期间,圆老依然尽心尽力保护弘一大师遗留下来的佛教典籍、书法作品等珍贵文物。

03唯识学认知理论问题研究

纪念圆拙长老诞辰110周年

上海大学林国良教授发表《四分认知论》一文。作者认为:四分认知论以四分说和四分存在论为基础。玄奘系唯识宗在前人的挟带与变带、相分与本质、相见同种别种等思想基础上,提出了因缘变和分别变、三类境、相分熏种等新论。四分认知论虽然也提到了自证分和证自证分的认知,但其重点是见分对相分的认知。

1979年,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重新落实后,圆老受圆禅长老的邀请,主持莆田广化寺的修复工作。圆老含辛茹苦,历时六载,终使广化寺面貌一新。

香港新亚研究所罗劲松研究员发表《再辨中观应成派之破自证》。文章指出:被唯识宗视为真实有的自证一直遭遇认为一切法皆空的中观师的批评。关于中观应成派在世俗中是否彻底否定自证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上一篇:黄山归来不看岳,一、 白陶制作的器皿——铏 下一篇:做好道经古籍善本的整理、保护工作,牟玄博士则介绍了《中华续道藏》浙江工作站一年来的主要工作情况